2012年6月21日 星期四

【垃圾男孩】Trash by Andy Mulligan


曾有人說:
兄弟不一定是朋友,但朋友通常是兄弟
你可以在垃圾男孩的故事情節中驗證這句話的形成過程,
在閱讀垃圾男孩的過程中輕易入戲,
跟隨文字的腳步看見精采的動作影像,
推薦給沒時間進電影院看動作冒險片的你。

垃圾男孩的封面,很傳神的把故事結局說出,
底下分享的連結影片,是垃圾男孩的開頭介紹。



拉斐爾、嘉多、鼠弟(洪洪)在冒險的過程中與琵亞相遇,
如果主角們不是整天在垃圾山與濕多帕為伍,
或許也不會有後來臨機應變的能力,
強勁的生命力激發出他們超齡的高度應變力,
尤其是混在一堆貧民小孩中躲警察的橋段,
更強烈展現出共同的生命經驗所形成的相同反應。

而鼠弟偷偷潛入學校準備拿走神父放在保險櫃的小額現金,
拿錢、畫圖、留訊息給神父的心路歷程;
直到拿到被藏起的現金後,鼠弟的第一要務就是循著原有的破洞,
把超過原先金額的現金歸回,再畫了張圖給神父;

我在閱讀時也跟著鼠弟的心情起伏上下。

鼠弟在故事中儼然成為領導者與預言家,
因著這個機會,鼠弟除了經歷、加速了自己的未來成真之外,
也幫了其他的幾個孩子有機會上學、實現自己自足過日子的夢想。

看完垃圾男孩這本書,你會更加相信,
生命中發生的每件事,都有它的意義。

2012年4月15日 星期日

【微妙的平衡】A Fine Balance by Rohinton Mistry


如果你是照片中站在竹竿上將生命託付給別人的孩子,
或是底下只能用大拇指把孩子撐住擔負著別人性命的人,
你將如何保持這微妙的平衡?


內容簡介:
故事發在1975年的一座城市,一個紛亂、無助,充滿壓迫的年代。
就在此時,種姓、身世、宗教信仰截然不同的四個人,在一個簡陋的公寓相遇了!           


拒絕再婚,努力獨立生存的美貌寡婦──迪娜;
因觸犯種姓戒律而慘遭滅門,全家族僅存的唯二生還者裁縫師伯姪──伊斯佛和歐文;                           
心地善良、涉世不深、熱愛著北方家鄉田園山間生活的大學生──馬內克;      


他們各有自己的過去和故事,起初還因為不同的身分背景而互相猜忌、不信任;
誰也沒料到,為了生活而不得不擠在同一個屋簷下的四個人,                       
竟在令人喘不過氣的窘迫困苦下產生家人般的情感,他們互相照顧、互相扶持、同甘共苦。


只是,希望總是維持不久,雖然愛與友誼讓他們走過風風雨雨,然而每當生命才剛透出些許光明,錯誤的選擇、無情的命運,總一再讓可怕的事情接踵而來……


真正的堅強,不一定是抵死抗爭!
有時候,光是一個人的存在,就足以讓人熱淚盈眶……


小說中的主角,像錯置在跳棋的棋盤上使用西洋棋的棋子,
用自以為正確的遊戲規則,在錯誤的格局裡掙扎著前進後退,
卻滿心以為自己即將抵達終點。

努力維持脆弱的獨立自主、不喜歡意外且試圖保有自尊的迪娜,
因著先生過逝、生活困苦,說話的方式總是很犀利,像個歷經滄桑、憤世嫉俗的人。
對人群保持警戒,是迪娜的第二天性,她總說:"現在的社會,朋友和敵人看起來都差不多。"

在聘僱的裁縫師伯侄莫名其妙消失那晚,許多問題讓她整晚輾轉難眠,
隔天清晨的陽光並未替她帶來答案。她不能冒任何風險再失去裁縫師,
但卻不知該怎麼做,才能在驕傲與謙和的態度之間做最好的拿捏?
同情與愚蠢、仁慈與脆弱之間的界線又在哪裡?

從她的立場,以及從裁縫師的立場來說,
或許有一條線存在於憐憫與殘酷、謹慎與麻木不仁之間,
她可以從自己這裡畫一條線,但也許,他們會從另一個角度來看。

當裁縫師歷經磨難終於回到她眼前,她毫不隱藏的表達出自己的擔憂,
並收留他們睡在陽台上,裁縫師伊斯佛甚至用下跪來表達她自己的感激時,
她用一種嚴肅又困惑的語氣說:"聽我說,我只說一次,你不需要向任何人下跪。"
只因她不想在他們的不幸上佔便宜。

即便迪娜自認不是壞人,但在裁縫師伯侄對她表達感謝時,
心中仍有罪惡感,因為她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自保,
而非一開始就願意敞開雙臂接納他們同住在一個屋簷下;
她不知道以後會不會發生什麼無法控制的狀況,
她也不希望因為太過親近,而發生令她後悔的事。

漸漸的,屋子裡最陰暗的廚房,因為有了裁縫師伯侄和馬內克,
一下子變成充滿歡笑、生氣勃勃的廚房。
從接納裁縫師住在陽台,輪流與不為錢、只為朋友下廚的裁縫師共同用餐,
吃一樣的東西、喝一樣的水、連廁所的氣味都不再令她感到唐突時,
簡單的日常生活習慣讓每個人都得到了安全感與歸屬感。

各自暫別前,他們圍在用裁縫衣服時留下的碎布料拼湊成的被單前聊天,
認著每個小布塊並回憶起車縫這塊布料時所發生的好的、壞的事情。
迪娜開玩笑說要將那塊讓伊斯佛難過的布料剪掉,
但伊斯佛說:"不,這樣就好它放在那裏很好看。單看一片悲傷的布塊是沒有意義的,
看,它和其他愉快的布塊連在一起:這塊,睡在陽台上;那塊,作薄餅。
還有那塊紫羅蘭柞絲綢,是我們做馬薩拉炸餅並且開始一起下廚的時候,
也別忘記這塊薄縐紗,那時乞丐主人把我們從房東的打手中解救出來。"

跟做一件新洋裝一樣,紙模在有條理的拼湊起來以前看起來是雜亂無章的,
共同經歷許多好的壞的之後,他們就像真正的家人般共同生活,縱使沒有血緣關係。

Photo via:http://www.slidegeeks.com

迪娜很少用悔恨或不滿的態度來審視自己過往的人生,或質疑事情為什麼後來會變成那樣。
對她而言,生命可說是許許多多如果的加總,偶然的事件操控了一切;
迪娜父親的死亡、裁縫師的整個人生、還有前一分鐘說要回來,
下一分鐘就要遠離去杜拜的馬內克;他們偶然走進迪娜的人生,也偶然的消失無蹤。
世事難料,如果沒有這樣的轉折,如果沒有那樣的改變,彼此都會變得不一樣。

原本迪娜打算將縫好的被單當作裁縫師歐文的新婚禮物,但在故事最後,被去勢的裁縫師歐文與婚姻絕緣,這件美麗的被單則變成一張又破又髒的坐墊,只能讓失去雙腿的裁縫師伊斯佛在裝有滑輪的板子上坐的舒適些;伊斯佛的父親在他小時候,因為想淡化他臉上的傷,
曾說過:"神讓我孩子的哭泣只有別人的一半",因為這樣擁抱失去、正視擁有的樂觀態度,
才讓失去許多的裁縫師伯侄順從命運活下去。

而馬內克想要對自己證明,不見得什麼事都沒有好結果,假如世界上有許多的不幸,那麼也會有許多的歡笑,是的---只要知道到哪裡去尋找;馬內克選擇用裁縫師伯侄和迪娜的幸福來證明自己的假設。

但八年的分離,讓迪娜和裁縫師伯侄都付出了某些代價,對馬內克而言這些代價則跟搶劫沒兩樣,當馬內克從迪娜的聲音中感覺到冷漠時,他在心裡埋怨自己竟然笨到還有任何期待,
當他知道裁縫師伯侄將在半小時內抵達,他用隱含著恐懼的方式對迪娜匆匆拼湊出拒絕。

告別迪娜的馬內克在離去的步道上來回漫步,直到終於見到迎面而來、久違的裁縫師伯侄,
他拼命問自己:"我該說什麼?"
他在心中對著裁縫師伯侄吶喊著愛與悲傷和期待的話語,他甚至命令自己開口說,
但終究,他一句話也沒有說,就這樣讓他們經過、遠離、消失在他的生命中。


一如受損的樂器可以被修補,但差別在於,修補之後是否還能演奏出美好的音色?
就像畢業後久未聯繫的摯友,有機會相遇時,對彼此的感覺變得不再熟悉,
甚至特意有所保留。當問候到日子過得如何時氣氛總有些尷尬,
像是聯手背叛了彼此的美好青春。

photo via:http://www.123rf.com/photo_3533363_music-theme--broken-links-with-notes-on-white-background.html


任職國際NGO組織顧問、英國Eco Positive特別顧問的界旅人褚士瑩,在美國紐約華爾街有個律師好友Gerard只要聽到身邊有人抱怨人生不如意,就會跟這些人說一個2006年在伊拉克負傷的29歲美國大兵,
阿馬理斯(SSG Amaris Juan)的故事,他從哥倫比亞移民到美國,從軍後不久被送到伊拉克戰場,
雖然大難不死,但是全身77%的皮膚嚴重燒傷,也失去了雙手,經過了五十四次手術,
還不知道眼前有多少次手術在眼前等著,但他一點怨言也沒有,
兩隻手都是機械手臂的阿馬里斯,在金屬機械左臂上像刺青般刻了以下的話

"I am convinced that life is 10% what happens to me
and 90% how I react to it
And so it is with you...
YOU  are  in  charge  of  your  attitude. "

『我相信發生在身上的事件,在生命只佔了10%的重要性,另外的90%
決定於我對這事件如何反應,所以態度的主宰,操之在己。』

幸福與悲慘,裝扮成不同的面貌來與我們相遇;
當下或之後面對的態度,決定了這事件,
會成為生命中的漣漪或形成滔天巨浪,
在希望與絕望之間堅強的活著,
成了作者筆下人物,微妙的平衡。
你,又將用什麼態度,來主宰你生命中微妙的平衡?

2012年3月17日 星期六

【以愛之名:翁山蘇姬】Steel Orchid Aung San Suu Kyi



Photo via:Provider of humanrightslogo.net

影片終了時,漆黑的電影院,出現一行簡潔有力的訴求
"Please use your freedom to promote ours."
(請用你們的自由來促進我們的自由)

我必須很慚愧的承認,在看這部電影之前,我只知道翁山蘇姬是個名人,
卻不知道與這名字相關的其他資訊,因著這部電影,我才花時間去了解這個人。


這部電影名稱《The Lady》的由來,是由於緬甸人民被禁說翁山蘇姬的名字,
故而尊稱她"
女士",所以直接沿用這個稱呼當作電影名稱。
而關於翁山蘇姬從長年旅居英國的家庭主婦轉變成緬甸民主鬥士的過程,
蘇盈貴撰寫的專欄文章非常值得一看,

翁山蘇姬從幽禁中復出(上)

翁山蘇姬從幽禁中復出(中)


翁山蘇姬從幽禁中復出(下)
 




"那是什麼聲音?"負責軟禁翁山蘇姬的士兵們,左右張望找尋著從來沒聽過的鋼琴聲;
"音樂。" 翁山蘇姬的丈夫吐著菸霧回答。

翁山蘇姬優雅的鋼琴聲對於士兵們來說是陌生的,
連鋼琴是什麼都不知道,又如何體會音樂的美好?
自由、人權、民主、安全、和平,
這些字眼對於身為迫害者的士兵與被迫害的緬甸人民來說,也是陌生的。

未曾體會,自然無從感受,更遑論比較,
正如非洲土著習慣了坦身露背,對於穿著、時尚無從體會。
自由、人權、民主、安全、和平,這些字眼或許離他們遙遠,
但免於被槍殺、被關、充軍邊疆、隨時沒命的恐懼卻是共同的希望。

父親是這個國家的國父,而國家的人民,等同自己的手足,
長年旅居於英國牛津的翁山蘇姬無法漠視同胞所遭遇的處境,
身為一個母親,面對被鎮暴射殺的學生和自己骨肉一樣年紀的孩子不可能無動於衷;
身為一個女兒,面對無懼於槍口、舉著自己父親相片仍大聲疾呼的群眾不可能沒有感覺;

勇敢的人不代表沒有恐懼,
而是具有克服恐懼的力量。
於是,
以愛之名,
翁山蘇姬將滿滿的自己捐給了國家。

而相較之下擁有自由的我們,能夠做的是什麼?
撥空去看看這部電影,
自然是個很棒的選擇。

此外,也可以到國際人權標誌網站
上傳自己與人權標誌合拍的相片、或下載使用這個標誌,
讓更多的人知道這個標誌所代表的意義,也是個很不錯的方式。








2012年1月28日 星期六

放手不等於捨棄 Let go does not mean give up

Photo Credit:http://divorcedwomenonline.com/2011/01/15/divorce-recovery-acceptacne-of-what-was-and-what-is/


新年新氣象。
剛過去不久的中華民國100年,有不少人趕著註冊結婚,
剛到來不久的中華民國101年,也有不少人期待著龍子龍女的誕生,
當然,也有不少人離婚了。


形式雖然不同,但本質上都是在進行一種過渡,
不論是接你進入到我們的生命,
或者是送你離開了我們的生活。


帶著些許驚訝,我聽她說,並蒐集著她傷心與質疑自己是否做錯決定的眼淚,
畢竟,我現在看到的是她這樁婚姻的最後一頁,
卻是她新人生的第一夜。


失婚的她沒有立刻站起來的力量,
沒有工作、沒有錢、也沒了天天見得到面的心肝寶貝,
當她看著、疼愛著別人的孩子時,她想著自己的孩子有沒有開心無憂;
當她餵著、接送著別人的孩子時,她想著自己的孩子有沒有吃飽穿暖;
當她想著、思念著自己的孩子時,她害怕自己的孩子不再惦記著自己。。。。


沒有了婚姻,沒有了未來,也沒有了原本設想好的夢想,
咬著牙付貸款也要留給孩子當作新房的家,
捱著心裡不舒坦也要保住的一個家的形象,
都不再是人生羅盤中那個不變的方向;
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種迷惘與未知的過渡。


於是,她決定讓相較之下比較少參予孩子生活起居的前夫擔起養育的責任,
帶著僅次於死亡的生離之痛。



所羅門王有個故事,
市場有兩個女人爭著一個白白胖胖的嬰兒說是自己的小孩,誰也不讓誰,
於是吵吵鬧鬧的群眾公推將這難題交給最聰明的所羅門王來解決,
所羅門王聽著兩個女人各自的說詞後決定,

"既然妳們都堅持自己才是嬰兒的親生母親,那乾脆把嬰兒剖成一半,
一人得到一半的嬰兒就公平了。"

Photo Credit:http://gloryring.com/images/DSCF0034.JPG

所羅門王身邊的士兵聽令舉刀,準備將嬰兒一分為二,
其中一個女人慌張的制止:"與其讓孩子沒命,那就把孩子給她吧!"
願意放手的女人,才是嬰兒真正的親生母親,
於是,所羅門王順利用將嬰兒歸還給親生母親。


真實人生很多時候和故事不一樣。

面臨不得不的抉擇時,當母親的其實想對孩子說:

我不是拋棄你,

我是捨不得你。

2011年7月7日 星期四

你也會的測謊術 Lie won't work to you

© eyeranian.net


人類是所有物種中,唯一會說謊的物種。
說謊的原因和種類很多,為了逃避、閃躲危機、謀取利益,
無論是善意惡意、主動被動、白色還是黑色謊言,被騙,終究是不爭的事實,
讓人不禁希望,科學家能發明測謊眼鏡,讓我們擁有一眼看穿謊言的能力。


美國著名心理學羅艾克曼Paul Ekmanz發現
(看過福斯影集[LIE TO ME]嗎?就是他寫的書改編的!)
孩子從三歲半和四歲半之間就具有說謊的能力,
到8歲時說謊的技巧已經跟成人一樣好。

說謊的行為正表示他知道什麼是真的、什麼是假的,
而父母雖然不喜歡孩子說謊,但為了不得罪別人或避免尷尬,也常撒個小謊,
所以,說謊不純然為了犯罪,是社會化的技巧之一。

漫畫天生妙手裡真東輝被要求短時間內要精通胸腔X光片,
於是負責訓練他的前輩丟了一張X光片給他,
叫他找出這張X光片哪裡出了問題,
將近一周的時間,他仔細琢磨就是看不出個所以然;

一周後他很誠實的告訴前輩自己看不出有任何病理狀況,
前輩笑笑的跟他說:"這張X光片是正常人的,沒有任何問題。"
然後丟給真東輝另一張X光片,問他有哪裡出了問題?
沒想到真東輝立刻就指出問題所在;

前輩特訓的方式無他,就是在他腦中深深烙印下正常的胸腔X光片,
所以,有病理問題的X光片會立即和腦中的做比對,
自然能夠快速對照出問題在哪裡。

這和科學家做實驗的方式一樣,
做實驗前,會先做空白試驗(blank test)當作比較的基準點,
做實驗後,再拿實驗結果跟空白試驗比較,證明結果不如預期或真的有所改變。

那這跟測謊有什麼關係?(說好的測謊眼鏡呢??)

Photo Credit:http://www.freakingnews.com/X-ray-Glasses-Pictures-30886.asp

FBI 常用的訊問技巧其中一項就是在做空白測試,
進了訊問室開始和嫌疑犯聊天的同時,
探員就開始建立嫌疑犯的基準值,得到基準值後,
在訊問過程中技巧性的放進原本設定好的測試題目,並且觀察嫌疑犯的反應,
如果嫌疑犯出現了不同於基準值表現,就表示他對這個問題有情緒波動,
不論是緊張、說謊、不安,都是屬於情緒波動的一種;
之後再順著嫌疑犯有情緒波動的問題放大、深究、挖出隱藏的資訊,
進而順利達成突破心防的目的。


好好觀察你在意的人,
不論對方是你的家人、情人、敵人、上司、下屬、工作夥伴,
建立起一套你對他的空白基準值,
下一回,別想騙過你!


羅.艾克曼Paul Ekman的著作已被改編翻拍為福斯影集[LIE TO ME]
底下是福斯網頁的謊言測驗(連結網址:http://www.fox.com/lietome/lightmantests/


總共有5項,每一題都有秒數限制,時間內沒答完系統也當作答錯

關於謊言的一些常識(英文敘述,不想查單字可以直接跳過不做)


測驗連結網址:http://www.fox.com/lietome/lightmantests/


臉部微表情測驗
表情出現的時間很短,看到後在底下的選項點一個答案,
如果答錯可以按影片中的紅色框框再看一次表情(Review the expression)

艾克曼的試驗結果,1000人只有3人能夠在沒接受培訓的情況下看到這些微表情,
他將這些人稱之為
"天才"(天才級的朋友記得去找艾克曼報名特訓



測驗連結網址:http://www.fox.com/lietome/lightmantests/




3 找出影片中的人隱藏了什麼?
這部分是讓你看完影片內容後選擇你認為這是事實或謊言(TRUTH - LIE),
如果是謊言的題目可以按紅色框框看說謊的肢體動作或臉部表情(SHOW ME THE TELL)

測驗連結網址:http://www.fox.com/lietome/lightmantests/


影集測謊內容回顧(這部分取材自影片內容,答案就在影片中)

全部做完之後會有加總分數,判定你是不是天生的測謊專家
(70%還低於標準喔?!測到高標的朋友再貼圖分我看一下喔 !)

測驗連結網址:http://www.fox.com/lietome/lightmantests/














2011年6月29日 星期三

成千上萬的人欠他們一條命 Organ Donation - last gift of life

Photo Credit:http://www.medindia.net/slideshow/organ-donation.asp


這標題是法國 France-Adot 在一系列器官捐贈的海報引言,

欠誰的命?
欠器官捐贈者一條命。

維基百科這樣解釋器官捐贈  
器官捐贈指人把身體的部分或所有器官捐贈給醫院和給有需要移植器官的病人,
或捐贈給學術或醫學機構作研究用途。可分活體器官捐贈和死者器官捐贈兩種。

器官捐贈目前在台灣並不普及,
(比較一下醫院的捐贈感謝牆和寺廟裡的光明燈牆就知道差多少)
捐贈率每百萬人只有7人,相對於全球捐贈率最高的西班牙(70%)來說少很多,
最常見不外乎希望保有全屍、擔心到不了來生、或家屬不同意這些原因。

器官捐贈基本上沒有年齡限制,
但未滿20歲需要填寫監護人姓名,
到實際要捐贈時還是要經過兩位家屬的同意才能執行。

Photo Credit:http://www.ibelieveinadv.com/commons2/France-Adot-oldwoman.jpg

一般來說,捐贈分成三個種類
  1. 大體捐贈:受惠對象是醫學院的學生。
    簡單講就是讓醫學生練刀,這也是學生們會尊稱他/她們為"大體老師"的原因。

  2. 病理捐贈:受惠對象是各類研究疾病的醫療單位或學術機構。
    罹患特定疾病的器官組織都可以捐,好比AIDS、以及各種癌症。

  3. 器官捐贈:受惠對象是需要特定器官的等待者。
    好比我們熟知的洗腎、等待換肝、眼角膜移植的患者,
    裝上好的器官、組織就可以恢復健康。
捐贈多以骨骼、皮膚、眼角膜、腎臟、心臟、肝臟、肺臟為主,一些限制包括
  • 血型:跟一般捐血時的通則相同。

  • 身材:好比小房車的引擎換給大貨車使用,雖然勘用,但跑起來會很吃力耗油。

  • 捐贈的器官功能正常、沒有疾病、沒有帶菌:開車去換新輪胎,回來發現是破洞的再生胎,感覺應該不會太好。(所以有心要器官捐贈的朋友,要適度保養一下自己喲!)
  • 年齡:因器官、因人而異(30多歲天天熬夜應酬的肝臟有機會比80歲的肝臟衰老)

France Adot: Young woman
Photo Credit:http://www.ibelieveinadv.com/commons2/France-Adot-oldwoman.jpg

我持有器官捐贈卡好幾年了,簽署時的想法很簡單,
身體好比是汽車,靈魂就像駕駛員,
當駕駛員改搭乘飛機旅行,不再需要用汽車代步,
還能使用的汽車(零件)或許是另一個駕駛很受用的交通工具(零件) ;
而且,器官捐贈時衛生署、醫院還會提供一筆喪葬補助費。

幸福不會因分享減少,
有機會參與、延續另一個人的生命,
是我可以給予他人生命,
最終的禮物。


Photo Credit:http://www.ibelieveinadv.com/commons2/France-Adot-oldwoman.jpg

有器官捐贈意願的朋友,請到中華民國器捐協會線上簽署。
已經簽署過器官捐贈卡的朋友也可到醫院去填寫健保IC卡加註同意書,
您同意器官捐贈的意願就會被註明在健保IC卡。

現在器官捐贈協會正舉辦徵文比賽,有興趣的人可以去參加喲!


2011年4月29日 星期五

做為一個人,就是訴說一個故事 We write our own stories



相同的滿天星斗,
不同的人事已非。

我是被隔代教養的孩子,但關於阿嬤的回憶,
不知怎麼稀薄得像高山上的空氣一般,
所以,我曾問過阿公關於早逝的阿嬤,
阿公回答的很簡單:"恁阿嬤就嗷工够。"

當我要求阿公敘述幾個阿嬤說過的故事給我聽時,
阿公總用老鼠和大米的故事搪塞,
故事是這樣的:
有一隻老鼠,
跑進米倉,叼了一粒米回洞穴裡,
然後又從洞穴跑回米倉,
再叼一粒米回洞穴裡......... (重覆以上字句,直到我睡著或不耐煩為止)

阿嬤沒技能,但靠著不用本金的拾荒術,養活了孩子;
阿嬤沒讀書,但靠著所見所聞的小故事,吸引了群眾;
阿嬤不識字,但靠著自己發明的記帳法,做活了生意;
阿嬤不懂藥,但靠著口耳相傳的青草方,幫助了人們。

每次演講,我喜歡用讀過的書、聽過的事、看過的電影當橋段,
我想,這或許是阿嬤留給我的一個禮物。

我記不得、也再聽不到阿嬤曾經說過的故事,
但我用在台上說故事的方式懷念她,
因為我是阿嬤最疼的長孫,
所以,我一定也會說故事,
給聽的人勇氣,
也給自己力量。




2011年4月18日 星期一

放棄自由的旅人Traveler voluntary give up freedom


自由與安全感分別佔據愛情天平的兩端,遙遙相望。但我們往往希望同時擁有。

最安全的人往往是最不自由的人,好比囚禁在監獄的犯人,餐餐有人送飯點名,連生病看醫生都有員警陪著全程戒護。而最自由的人往往是最不安全的,好比睡在公園的遊民,沒人限制沒人管,但在寒流來的夜晚酒醉臥倒凍死後,或許只有報紙某個角落會記得這個人曾經存在的事實。

台灣俚語『嚴官府出厚賊』說的就是限制的作用與反作用力,不限制還好,愈是被限制的,就愈會產生致命的吸引力。所以,愈是被雙方家長禁止交往的戀人們,就愈是愛得死去活來。彷彿搞革命一樣灑熱血,哪怕撞破頭也要手牽手一起闖進愛的禁區。

有門禁的時候,我們總眷戀著自由,不撐到最後一分一秒不想進門,即使隔著鐵欄杆聊一整晚也願意。門禁解除之後,我們卻可以在屋裡待到吃光所有存糧、用光所有生活必需品,逼不得已的那一刻才猜拳決定該誰出去買東西。

我們仍舊喜歡出門後的自由自在,但也喜歡待在家裡的安穩舒適。因為我們清楚的知道,出口就在那裡,鎖的存在只是為了把隱私與安全藏在家裡,分享給最重要、最值得信任的人,而不是為了限制自己的行動自由,或遇到危險情況才去使用的緊急逃生口。

在人類的動物腦中,仍保留了遠古時代以來,人類面對威脅時的典型反應:嚇到呆掉、逃跑、或者正面迎戰。面對一段看來似乎可以安全停歇的愛情碼頭,我們懷疑這是否是真愛。有人嚇呆了只能被動反應,有人猶豫著是否為了這段感情背水一戰,有人則是害怕無力承擔後果,轉頭就逃。

FIGHT or RUN?可以是經過分析思考的決定,也可以只是下意識的習慣。
面對可能減損自由的情況,我們往往想逃;承擔可能破壞安全的風險,我們難免要戰。

但剛開始的戰,是答應了族人的狩獵邀約,打贏了野獸就有食物可吃的活命之戰,演變到現在,我們任由貪婪來決定屯積量,縱使食物充足,我們也樂於為戰而戰。而剛開始的逃,是為了要逃離野獸追捕,跑輸了就會被變成獅子老虎晚餐的逃,演變到現在,當我們一感覺到有危險,縱使沒有人在後面追捕,我們仍開始逃。

MTV台有個卡通<監獄兔>,故事主角是兩隻關在監獄中的兔子,穿紅白相間的條紋的是隻武功高強到閉著眼睛熟睡,都有辦法邊打呼邊閃躲子彈與各式攻擊的兔子,另一隻穿綠白相間條紋的則是隻標準的膽小軟腳兔。

圖片來源:http://202.39.167.47/MOD/Web/Files/TV/Images/0137011536_ii.jpg


紅白兔很喜歡他穿著的那雙鞋,有一回鞋子壞了,紅白兔赤手空拳就把監獄的高牆給打穿,輕而易舉的將巡邏車的獄警拽下,然後拉著慌亂驚恐的綠白兔去城裡買鞋,買完後再開心的回監獄。

在紅白兔的生活中,自由與安全感共榮共存,不是因為限制與危險不存在。
一如能放心遠行的旅人,並非不嚮往安定,而是因為擁有最愛戀的枕頭,安置所有的夢,
所以能心甘情願,放棄自由。



壞人的好合同Sign contract with evil person


圖片來源  http://pica.nipic.com/2007-06-16/200761616919505_2.jpg


2010年起貨大街販售的物品都需要標示生產地,連裡面放的食用色素號碼都得寫清楚,結果是大陸商品被臺灣本土物品大幅取代。身為消費者,難免想買到便宜超值的特級品,於是許多辨識物品真偽的方式於焉產生,好協助我們挑選出真正『俗擱大碗』的好東西。

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仿冒品也不斷進化著,符合標準到令人難辨真偽,即使專賣店也曾發生買到假貨的事。不論是昂貴的烏魚子、櫻花蝦,或便宜的糕點糖果都被一網打盡。

嫌竹笙不夠白?那就加雙氧水漂白;嫌金針不夠黃?那就用硫磺薰上顏色;嫌丸子不夠Q?那就加硼砂保證變身撒尿牛丸;嫌乾果蜜餞不夠味?那就加糖精保證讓妳才吃在口裡就已經甜到心裡;擔心香味不能傳千里?那就來滴人工甘味劑,只要一滴就可以讓5個正常大小的游泳池充滿香氣;最後再來點防腐劑延長保存期限,讓好不容易掏錢買單的顧客延長把東西遺忘在櫥櫃深處的時間。

物以稀為貴,商人總是樂於擔任神奇的耶誕老人,讓我們在有限的狀況下品嘗各式的美味。所以,不論辨識真偽的方法如何推陳出新,有心的不肖業者仍會想辦法讓自己的商品『符合標準』。與其列出長長的檢驗標準,倒不如選擇一間願意將心比心,把要賣的商品當成自家餐桌上的食材來要求的店家。

我們總傾向當個輕鬆聰明的消費者,所以我們也必須花時間選擇可信任的店家。

尋覓愛情的過程,有時我們也曾抱著相似的心態,仔細挑選另一半,從看得見的面貌身高、職業交友、脾氣品味,到看不到的家世背景、學歷經歷,我們參考父母輩的建議、星象玄學家的解釋、姊妹知己的審核、每個人都試圖發展出一套專屬於自己的篩檢標準。

但無可避免的是,別有居心的愛情騙子仍會準備好漂亮的包裝來應付這些檢驗,或許有一部分的原因是歸咎於我們貪小便宜、太容易信任對方、沒有仔細觀察、或者是被看起來光彩艷麗的外貌所吸引。

相較於常壞事的無心的好人,有心的壞人往往可以把事情做好,只因他們為了自己所追求的終極目標,願意在過程中不斷添加合我們口味的調味品,好讓這段我們以為『俗擱大碗』的感情,看起來又白、又Q、又香、且禁得起長久保存。

即便已經再三確認、明查暗訪,放下貪小便宜、以貌取人的心態,我們偶爾仍免不了挑選到愛情的贗品。與其說這是選擇必經的過程,倒不如說是磨練眼力的代價。哪怕我們從來沒真正遇過一個好人,我們仍可以用比較的方式,分辨出眼前這個人,是不是比上次那個人好。

畢竟,跟壞人簽下再好的合同,恐怕很難有理想結果。





2009年11月30日 星期一

虛擬網路何來空間限制?Web Space Limiting ?


圖片來源  http://img1.5d6d.net/200903/4e/70/1840410_1237796451viTx.jpg


延續上一篇雲端運算白話文解釋,我提到網路空間也是有限制的,沒地方放了,
還是需要增加空間的,所以妙妙無法理解大王說的:"去網路上搶空間",網路既然是虛擬的,又何來空間的限制呢?


我一樣用白話文的方式來解釋這個概念,
對應資源有限的方式來說,比較易懂的實例就是格子店(沒看過不知道的請點連結),
格子店的特色是將空間運用到淋漓盡致,彷彿拼了命把空間榨乾似的,能夠陳列的空間全被當成小櫃位使用,而我們也可以透過價目表了解到,不同的小櫃位有不同的價格,這就像在百貨公司設櫃,最容易聚集人潮的動線區域租金相對較高是一樣的意思,我假設自己是要開格子店的業主來說明給大家聽!

我手邊有點錢想開一間格子店,所以在考慮要租哪個格子,於是找了一家有品牌的連鎖格子店剛好格子1號台北店只剩下黃金店面,而格子2號台北店只剩下地段差的店面我想租黃金店面可是租金太高,但地段差的店面雖然租金便宜怕沒生意,所以我兩個店面都沒辦法租
很幸運的格子3號高雄店新開幕,但由於該連鎖格子店知名度高,連帶的租金也調漲了,雖然我還不確定要租哪個位置 但可以肯定的是, 再不趕快搶個好店面,就只能挑別人挑剩的囉!

格子店=伺服器(就是雲端運算白話文解釋例子的水庫)
格子1號黃金店面=自己的資料被放在首頁
格子2號地段差的店面=自己的資料被放在很後面的瀏覽頁面

在這個例子中,提到格子1號店~3號店,(這些店名不是故意亂寫的喔,有鋪梗的!)
這就像網際網路公司在虛擬的網路上所提供的空間,當我們向這些公司租空間時,就等同在格子店中租店面一樣的意思,當格子店1號店的空間用完了再展店開格子2號店,而台北店跟高雄店的地緣性,則是相對應於網際網路公司將備份地點分散的概念,假設台北來了場地震,即使格子1號店和2號店都遭殃,至少還有格子3號店的資源可用!


當我們租用格子店店面,如果不眼明手快的先搶個好位置,
就只能等看看有沒有人把空間讓出來,不過潛在的問題也比較多,或許是租金太高,也或許是地點太差,所以在空間很多時(通常是初期),我們比較容易挑到地段佳+價位適中的店面,這也就是"搶空間"的意思~

有任何疑問,歡迎大家不吝指教囉^^

2009年11月24日 星期二

雲端運算白話文解釋Cloud Computing Easy Explanation




由於妙妙的一篇撲浪文 掀起了我想窺看雲端的慾望和一陣討論潮,過程中我多方尋找網路資料,但解釋多半有點艱深,不是有看沒有懂,就是像看天書般問題太多,所以沒問題.....

還好有高手JUSTGOGO-雲端運算拔刀相助,所以我就用比較生活化的比喻將自己理解的寫出來跟大家分享囉!

 用"水"來打比方好了以前沒有出現自來水之前大家都要拿用具到溪邊打水 
不過有些人是可以不用千里迢迢去打水的 
好比家裡有井或汲水幫浦(沒看過這東西的請看圖)
於是打水的人想:"同樣是用水怎麼別人可以那麼不費力真希望以後坐在家裡就有水跑出來...."

水=資料或文件
提水動作=連線上傳/下載資料的存取動作
裝水工具=儲存資料的工具(隨身碟,cd,disc,硬碟)
井=超級電腦或伺服器
汲水幫浦=個人電腦
汲水動作=安裝單機版光碟或下載軟體





挑回來的水,可以直接喝嗎?
有時看起來濁濁的,又有泥沙石頭小蟲子,於是,有人知道可以用明礬來淨水,有人想到可以用篩子來過濾雜質,這些人開始賣起這些物品,好讓大家可以喝到品質更好的水,但是,肉眼看不到的微生物仍然會讓喝水的人偶爾有拉肚子的問題,
於是喝水的人想:"同樣是喝水怎麼別人喝沒事我喝就拉肚子真希望以後喝水不用再自己加那麼多工也可以喝到乾淨又有好品質的水"

篩子=各式防毒或軟體安裝光碟
明礬=網路金鑰或網路憑證 
拉肚子=中毒或資料被竊

這段故事中我重申JUSTGOGO-雲端運算強調的一個重點:"安全感"並不等於"安全",
如果我們自己買了一堆東西把水加工過再喝,我們會有安全感,覺得水質很好喝得很安心,
但是看不見的重金屬跟微生物呢?還是一樣存在的!
喝了沒拉肚子是身強體壯運氣好,而不全然是因為我們自己買了那些東西加工水質的緣故!


後來,地區人口用水量夠大夠多,
政府或大公司帶著資金和技術開始蓋水庫拉自來水管線,
於是出現了商機,賣水管的,賣水錶的,挖土機,砂石場,人力派遣公司....以及其他沾得上邊的公司,都有機會爭取承包這些基礎工程建設,而自來水公司則負責水質的把關,
於是,我們只要花錢租用這些基礎設備就可以享受打開水龍頭就有乾淨的水的便利囉!

水庫=伺服器提供業者(Dell,HP,Amazon)
自來水廠=網際網路公司(Microsoft,Google) 

最後這一段的概念就是在講雲端!(噹噹噹噹~終於說到了)
我們在用水時,幾乎是到處都有的,
早上刷牙洗臉,打開就有水,
洗米切菜煮飯時,啟動濾水系統就有水,
上完廁所通體舒暢時,按下馬桶就有水,

洗碗洗衣服時,啟動機器就有水,
所以才會有人形容雲端的技術是"松下問童子,雲深不知處"
童子無法回答出雲在那裡,因為你就在雲裡面啊!!
這跟我們不會說馬桶或洗衣機或洗碗機=水,
或是誤以為只要買個水龍頭,插在樹上,轉開就會有水是一樣的,
因為,雲端運算是一種架構,
不是程式也不是軟體或硬體

妙妙有提到一個疑問:"網路空間在那裡?虛擬的東西又何來空間之限制?"
這問題的重點在於,我們對於網路的資料沒有實體感,
但實際上,這些資料一樣會佔空間也需要被存放的,
這問題就像問:"水存放在那裡?"
我們用水的同時,水從水庫到自來水廠蓄水池再經過管線跑到我們的水龍頭,
所以,當被通知要停水時,針對個人或自來水廠該怎麼做?

1.自己在家蓄水(等同自己買硬碟升級容量)
2.跑到MOTEL或公共澡堂洗澡(等同花錢租用網路空間)
3.自來水廠蓋新的蓄水池或水庫(等同網路公司廠升級容量)

所以,網路空間也是有限制的,沒地方放了,還是需要增加空間的!


至於大王說的:"去網路上搶空間",也是因應資源有限的方式來說的,
比較易懂的對應實例就是"格子店",愈早去挑,選擇性愈多,
且早期的價格和位置也可能比之後再去挑好喔!
PS:我會再寫一篇做詳細解釋,敬請期待

以上就是我的雲端運算白話文解釋,
歡迎大家不吝指教^^